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这里金融环境好 苍南籍在沪商人申领"准金融"牌照

2012年1月30日 04:2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李晔 选稿:杨洋

  在沪温州苍南人申领融资担保、小贷公司等“准金融”牌照踊跃。上海苍南商会会长刘际潘说,苍南在沪企业多以印刷起家,近年来不少涉足民间借贷,近期纷纷走出“地下”,接连有多家已拿到上海非银行金融机构经营许可证,已经或准备提交申请至少还有十几家。商会秘书长林勇介绍:商会刚成立不久,现有会员企业229家,其中有50家企业的业务范围与融资、担保、投资管理等相关。

  这一等,等了快4年

  20年前来沪印名片起家的黄和潘,2个月前刚拿到商务部批文,获准设立融资租赁公司。现在,名叫银恒融资租赁公司已入驻浦东国家开发银行大厦。

  12年前,黄和潘购买海德堡印刷机时初涉融资租赁。2008年,上海出台融资租赁公司审批办法,但内资申请须由银行业控股及国有大中型企业背景,注册资本在3亿元以上。他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一直等到去年3月,听说审批办法有所变通,内资可以中外合资方式设立融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1500万美元,属招商引资项目。他火速集结6名股东,凑齐1亿元人民币,向商务部提交申请,8个月后获批。银恒开张不久,已接到来自温州、舟山印刷和造船企业三笔共1.5亿元业务。

  也是在岁末年初,苍南人李日恩的诚信典当行在普陀区开张,目前其1200万元注册资本基本放罄,综合月息二分五,上海本地企业客户占了大头。黄、李等人初战告捷,让计划于春节后开业的上海聚龙融资担保公司大股东林上俊信心大增。林是位于奉贤区的温龙集团董事长,2年前,奉贤南桥镇获一担保公司名额,当地力荐温龙当法人,并由南桥镇财政和其他3家企业参股。林说,当时申请担保公司很热门,奉贤共上报13个,其中许多法人因实力不够或官司未了被筛下,温龙过关斩将,成为3个‘幸存者’之一。

  “弃暗投明”是时候了

  温州人玩“钱生钱”不新鲜,但近期为何纷纷“弃暗投明”?一在沪做票据印刷的杨姓苍南人说,他在杭州经营钱庄多年,收益虽高,但常心慌。“早在春节前2个月,为防挤兑风险,钱庄里资金就只进不出了。”他还曾多次想建议苍南商会将会费放入其钱庄并承诺高息,但商会坚持“商会的钱要确保绝对安全”,始终予以拒绝。所以眼下,杨也在积极申请在沪设担保和小贷公司,他也不愿老是没有“名分”。

  除了名分,苍南商人还看中上海金融环境的规范及政策优势。李日恩说,上海法制较健全,股权、设备抵押及房产二三次抵押均可登记,且登记抵押具优先受偿权,这是很大一块保障。林上俊亦有同感,同样是做担保,老家温州的门槛是3000万元,可抽资,上海1亿元起步,资金不能撤回。更重要的是,在上海做担保,客户都是银行介绍过来,“银行给予担保公司1亿元的授信,就有对应的1亿元贷款需求的客户,这对我们是一种扶持和保护。”据介绍,现在对于中小客户,银行大多通过担保公司担保后再放款,以降风险和成本,担保公司则收取1%-3%的佣金,若有坏账,抵押物兑现后先确保银行,由担保公司承担缺口,因此银行俨然将担保公司视为其编外把关部门,也正是由于这个“中间团队”的出面,将使更多小微企业获得贷款。

  更多人心动的,是许多创新型的融资工具,也只有上海等少数城市在开展。譬如融资租赁,利率只是银行基准利率上浮50%,但融资杠杆却高达10倍,目前国内只在上海、深圳、天津等城市试点。黄和潘举例:“以我目前1亿元注册资本,就能撬动10亿元资金。一笔单子做3年,10%的利润,年化回报3.3%,但正因为10倍杠杆,收益成了33%。况且,融资租赁的单子短则2年长则8年,10亿元放完若不增资,便可两三年喝茶,不找客户照样赚钱。”

  还须做好充分准备

  苍南人做金融是有传统的。1984年,中国首家私人钱庄“方兴钱庄”是由苍南人方培林创办,而正深耕上海的李日恩则设立了国内第一家纯民资中小企业担保公司。榜样当前,苍南在沪企业申领“准金融”牌照热情高涨,为此商会日前特地邀请上海市金融办相关人士开讲政策。活动只通知了40家企业,却来了84家。不过,一丝隐忧浮上秘书长林勇的心头——苍南人最擅跟风,盲目跟进会否栽跟头?目前在上海做股权投资的林苏华告诉记者,其家族企业30余年来,相继开创了印刷机、印前制版和无纺布三个苍南之先,但每个“第一”均被大量模仿,其中印前制版的价格在10年内由每平方米六角跌至一角二。所以这回,她决定暂时旁观。

  上海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正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融资需求巨大,35万户中小企业的融资满足率低于10%,这对民资涉水金融是巨大诱惑。截至去年9月底,上海有66家担保机构审批通过,担保规模已达500亿元以上,而前年的规模是300亿元。不过,这位负责人提醒,目前民间“准金融”队伍建设普遍薄弱,多数高管聘用基本来自商业银行或大企业财务,长期体制内开展业务的“老把势”,摇身一变经营创新型“准金融”未必适用。他曾遇到过一担保公司聘请了某银行退休行长,最后做出来的业务流程、风险控制的要求都是银行的翻版,业务流程审批材料甚至多达23页。他说,银行多从事非中小企业业务,这位老行长现在审批的对象都是过去他所否决的对象,效果可想而知了。“中小企业的特征是短、小、平、急,风险特征和风险控制模式完全不同,需要更专业的团队来服务。”

  据介绍,担保、融资租赁等“准金融”因其高杠杆率和高风险,因此沪上审批严格,不可能大量发放牌照。如担保公司,就要经过包括金融办、工商局、发改委、经信委等14家部门联审,整个流程至少一年。审批过程中,考察法人单位是否有强大的实业、固定资产和诚信记录等是重要因素,自然人和贸易企业基本没戏。另外风险拨备、关联交易等也有严格要求,譬如担保公司要按当年担保费收入的50%提取准备金,按当年担保余额的1%提取赔偿准备金,对许多发起人而言,要做好一至两年无法盈利的思想准备。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