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沪服务业挽留农民工在沪过年 先吃团圆饭再烧上海菜

2012年1月27日 08:4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任翀 通讯员 杨雨逊 选稿:王丽琳

  

image

在“助老餐”配餐中心,姑娘小伙亲手做的德昂族过年佳肴“撒丕”上桌了,热热闹闹的团圆饭开吃

    茄汁大明虾、蟹粉烩蹄筋、红烧大乌参、蜜汁火方,都是淮海路上光明村大酒家节日里卖得最好的菜肴;在销售本帮熏鱼、冰糖酱鸭等的熟食柜台前,更是排着长长的队伍。谁能料到,这些浓油赤酱的上海菜,绝大部分是外来务工者的“作品”。今年春节,光明村所属上海丰裕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900多名农民工中,700多名都留在上海忙碌过年。他们中,既有做本帮菜的,也有制煎馄饨等点心的,总之是“烧上海菜”。面对农民工留沪坚守岗位的奉献,丰裕餐饮也早作打算,为他们准备了一桌又一桌的“团圆饭”。
  
  光明村里,记者抽空“逮住”负责传菜的服务员小张做采访。他刚替消费者换下骨碟,一个托盘里摆着10多个碟子,捧得稳稳当当:“11点不到,第一桌客人就来了,过年嘛,大家都喜欢吃团圆饭,菜点得多,盘子也多,要勤收拾。”但比起别人的团圆饭,来自四川的小张更满意自己的团圆饭:“水煮鱼、水煮牛肉、水煮牛蛙……大大小小十几个菜,比家乡的婚宴还要好,在老家从没吃过那么丰盛的年夜饭。”原来,被称为淮海路上“农民工之家”的光明村,60%的员工来自安徽、四川、江苏、河南。来上海打工后,虽然烧的本帮菜颇受上海市民欢迎,但他们更爱偏咸、偏辣的家乡口味。“工作餐都是根据我们的口味烧的,年夜饭更是选了别的酒店大吃一顿,公司对我们很用心。”小张说,留在上海过年不仅吃得好,公司还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为他们错时回家探亲提供方便:“过完元宵我就回家,火车票也不难买了,还能带爸妈来上海逛逛。”
  
  在鲁班路的“助老餐”配送中心,一场别有风味的“德昂族团圆饭”也吃得热闹非凡,来自云南山区的17位德昂族姑娘、小伙第一次在上海过春节。赵玉热穿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指着桌上的“菜汤面”和“汤团”给记者介绍:“这个叫饵丝,讨长寿健康的口彩;这个叫粑粑,意思是团团圆圆。”一旁的李选伍也忙不迭补充:“这里还有我们德昂族的吉祥菜‘撒丕’,只有德昂族的年轻人会做,要用牛肉、韭菜、毛肚、辣椒、香菜、苦水组成,其中‘苦水’是云南才有的蔬菜,还是请人从家乡寄来的呢!”赵志英觉得这顿团圆饭不同一般:“尊老是我们德昂族的老传统,过年做团圆饭时,都是年轻人负责,长辈不用动手;吃饭时也要请长辈先入座先吃,然后小辈才吃。平时我们为老人做助老餐,没想到过年了,公司按照我们的口味为我们做饭。”觥筹交错中,不知道谁的手机响起了德昂族民歌,平均年龄不过25岁的姑娘和小伙们马上跟着音乐跳起当地的“象脚舞”,一时间欢声笑语、高潮迭起。

    在丰裕餐饮总经理时伟民眼里,一顿顿“团圆饭”还不是鼓励农民工留沪工作的重点:“团圆饭只有春节有,但农民工在上海的生活涉及方方面面。所以,要留住农民工,不仅要让他们吃得好,更要满足他们的文化和精神需求。”为此,丰裕餐饮在工作上鼓励农民工挑大梁,在关键岗位、评比先进中唱主角;在生活上也为农民工组织各种文体活动,开拓他们的视野。这不,小张在采访中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他的新年愿望:“今年想努力工作,做上领班!”
  
  记者手记
  
  让农民工生活更有盼头
  
  节日中采访餐饮业的农民工是件很开心的事——既看到消费者吃得满足,又听到农民工说做得开心:“过年工资加倍”、“发了大礼包和红包”、“春节组织我们去唱卡拉OK,去周庄玩”……但比起这些物质上的奖励,农民工最看重的,恐怕还是在上海发展能不能“有出息”。
  
  往年春节前后,服务业经常会遭遇“用工难”,即便企业开出高价码,还是留不住人、招不到人。记者觉得,这不是因为企业给出的物质条件不诱人,而是因为农民工更在乎细水长流的关怀和鼓励。在农民工流失率极低的丰裕餐饮,吸引农民工的不仅有物质条件,还有公司对他们日常生活和精神追求的支持。比如,整个公司有3名农民工光荣加入了共产党、6名农民工被评为市级先进,还有25名农民工当上各家连锁餐饮店的“领班”。有了这些榜样,丰裕餐饮的农民工觉得,只要好好工作,也能在上海站稳脚跟,闯出一番天地。
  
  可见,能不能留住农民工,既要有“团圆饭”这样的生活关怀,也要给他们一视同仁的工作机遇。农民工有了“盼头”,自然会心甘情愿地留在上海,为上海也为自己的明天努力工作。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