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从布衣导演到"银幕将军" 中国"战争片之父"汤晓丹辞世

2012年1月25日 08:3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施晨露 选稿:解敏

  《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沙漠里的战斗》《红日》《南昌起义》……著名导演汤晓丹执导的战争题材影片让几代人的血液为之沸腾。从1933年成为电影导演起,至1988年拍摄个人最后一部电影《荒雪》,汤晓丹一生执导电影近50部,其中的经典战争题材作品让他得到“银幕将军”的美誉。“银幕将军”在生活中却是温润若水,为人谦逊、处事平和,深受同事、后辈、演员、观众的爱戴和尊敬。1月21日晚,汤晓丹导演在上海华东医院去世,享年102岁。斯人远行,银幕之上的炮火枪声、人性之美,银幕背后的导演风采、君子风范,永远留存影史和观众心中。
  
  上海和中国电影的代表人物
  
  二十世纪初生于福建安华的汤晓丹幼年侨居印尼,十岁回国。他自小喜欢电影,银幕上美国西部牛仔赶牛奔跑让他喝彩,卓别林的滑稽表演让他忍俊不禁。1933年,身为天一影片公司布景师的汤晓丹,意外得到一次执导影片的机会,拍摄了处女作《白金龙》。这部影片让20岁出头的汤晓丹一炮打响,电影之路从此越走越宽。新中国成立后,汤晓丹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成为导演。他曾撰文写道:“上影是我生命的摇篮。我的大半辈子生活在上影人的关爱中,我的大部分影片也是在上影完成的。在我心里一直认为我与上影同行是鱼水情,血缘亲。”
  
  102岁高龄的汤晓丹在世时几乎是中国“第一代”导演中硕果仅存的代表,他属于上海导演的谱系,又带有大半部中国电影史的缩影。从时间坐标系来看,汤晓丹的电影创作横跨了1930年代初到1980年代。从空间地域坐标而言,汤晓丹既是中国内地导演,也在香港地区拍过电影。从作品类型而言,汤晓丹尝试过古装片、商业片,新中国成立后,拍了战争片、传记片,还有《不夜城》这样的类型片。他是中国电影史上少数几个长期保持创作活力的电影人,他的电影成就不仅具有历史价值,改革开放以来,在国人对电影的认识越来越全面后,更有相当的现实意义。
  
  刻画人性成就“银幕将军”
  
  观众对汤晓丹最深刻的记忆是他拍摄的一系列军事题材电影。这位从未侧身行伍的布衣导演被人们冠以“银幕将军”的美誉,主要原因不仅是他把战争戏拍得精彩,更在于汤晓丹擅长刻画战争环境中的人情与人性。上世纪50年代初,汤晓丹拍摄《渡江侦察记》时,军事题材电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能向观众展示战争残酷的一面。但剧情中有一处情节,正要表现战士吴老贵为掩护战友而英勇牺牲的场面。汤晓丹没有被此难倒,他为人物精心配置了一个重要道具——一只酒壶,在前面的剧情中做了充分的铺垫,不时让人物把酒壶拿出来嘬上两口。观众在银幕上没有看到吴老贵中枪倒地的动作,但看到了那只酒壶被抛在了杂草丛里,瓶口张开,几滴残酒从中汩汩涌出。
  
  这样一个镜头向观众传达出一种“物是人非”、“睹物思人”的浓郁诗情,可谓不着痕迹,尽得风流的神来之笔。汤晓丹以镜头语言含蓄完成了对牺牲的情感渲染。这种以小见大的叙事手法,让《渡江侦察记》大获成功。据当时的统计,这部影片在全国上映周期长达半年之久,观众人数多达1733万人次,创下当年国产片的最高观影纪录。
  
  培养后辈放手让年轻人拍摄
  
  人们想象,“银幕将军”在片场是否亦相当威严?其实不然。汤晓丹性格忠厚踏实,为人内敛谦和。他总说,都是众人出力才能完成艰巨的拍摄任务,如若没有那么多演职员的鼎力相助,就不可能完成高质量的影片。“汤导的话不多,但要么不说,一说就说到点子上。几乎从来没见过他发脾气,但他一到片场站着,就有稳定军心的感觉。我当他的助手,每次拍完,看了回看,再看看他,只要他点头,就知道没问题了。因为只要是汤导认可的一定是好的。”著名导演于本正回忆。
  
  于本正说,在电影学校读书时,就听过一句传说中是赵丹说的话,“我们这样的导演算什么,人家汤晓丹才算大导演”。“从那时开始,我就想跟汤晓丹学习,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当导演的。”后来,于本正的导演生涯正是从重拍《渡江侦察记》开始。“我只是一名场记,但汤导却放手让我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现场执行导演,就是从那部电影开始,我掌握了一些导演的技巧和业务,从此成长起来。人的一生中会遇到紧要关头需要帮助,汤晓丹导演就是我导演生涯中的那位‘贵人’。”后来,于本正与汤晓丹联合导演《难忘的战斗》,“当时分了两组,我第一次单独带领一个摄制组出去拍戏,事后我才知道,拍回来的样片厂里有一些看法,是汤导说,不要给年轻人提太多意见,他们都是内行人,看了样片后自己自然会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对我这样一个第一次单独拍摄的年轻导演来说,汤导的话化解了信任危机,也给了我莫大的锻炼机会。”
  
  汤晓丹自小喜爱美术,他画满分镜头连环画的剧本、工作台本,使许多在汤晓丹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年轻导演受益匪浅。上影女导演鲍芝芳回忆,第一次与汤导合作是拍《傲蕾·一兰》,“汤导的工作台本一翻开来都是一幅幅的连环画,他的每一个镜头都是画下来的。他在镜头的设计上非常严谨,经过认真的思考。我从他那儿学到了这个,收获非常大。”
  
  爱电影爱生活做出艺术垂范
  
  “电影是我的生命,我爱我所选择的电影道路。”这是汤晓丹对数十载银幕生涯的肺腑总结。2004年,第2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为汤晓丹颁发“终身成就奖”,夫人蓝为洁代表领奖时转述汤导的话,“即使我以后不能做电影导演了,在摄影棚做个场工还是可以的。”2005年,第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授予汤晓丹“终身成就奖”,亲自登台的汤晓丹说道:“我今年96岁了,几乎是中国电影百年的见证人。我热爱电影,电影是我的全部。”
  
  爱电影、爱生活、爱家庭,汤晓丹以自己的艺德人品、生命实践做出垂范。哪怕已是高龄卧病在床,在华东医院里,汤晓丹依然看杂志、学英文,只要身体条件允许,还朗读英文报纸上的英文论文,一本早年购买的英汉小词典总是随身带着,也常和医生、护士讨论当今的电影和艺术。“别人新送来一套英汉大词典,我说汤沐海正好要买词典,就先拿回家吧。他说,不行,这本词典又新又全,我要看的。”在夫人蓝为洁看来,汤晓丹尽管言语不多,但内心相当丰富,“他什么都靠自学,他是电影导演中少有的看得懂音乐总谱的几位之一。”正是在这样一个艺术之家里,诞生了两位国际知名的艺术家:画家汤沐黎和指挥家汤沐海。
  
  作为上海电影和中国电影的标志性人物,从默片时代走来的汤晓丹不仅为中国电影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也让观众从对他的作品和艺德人品的追忆中得到更多启发,也对中国电影寄予更多期许。为尊重汤老生前遗愿,他的丧葬仪式将一切从简。上影集团方面表示,今年3月汤老103周年诞辰时将举办隆重的汤晓丹电影追思会,用作品追忆这位以电影为生命的“银幕将军”。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