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人人担起责任,生活更加美好
"我们应该倡导怎样的价值取向"系列访谈(三)

2011年11月28日 16:0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骏 朱珉迕 选稿:陈珠还

  访谈嘉宾:
  
  柴俊勇 市政协委员、市政协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殷啸虎 市政协委员、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副所长
  
  张宁   上海益优青年服务中心创始人
  
  金晶   上海世博会志愿者形象大使、普陀区市政工程管理署工会副主席
  
  柏万青 市人大代表、柏万青志愿者工作室负责人
  
  有责任和参与,才有公平和自由
  
  记者:一直以来,我们所受教育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今天又应该如何理解“责任”二字?
  
  殷啸虎:责任跟义务有联系,但不是一回事。责任包含了义务,又超越了义务。责任是基于特定的权利、事实和身份产生的。除了法律责任,其他还有角色责任、道义责任等,比如见义勇为,它不是义务,但在道义上公民负有一定责任,我们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传统文化。
  
  为什么今天特别强调责任,不光因为眼下存在一些不负责任、不愿担责的事,而且因为平等、自由、责任、参与是现代社会公民的重要特征。有责任和参与,才可能享有公平和自由的权利。也就是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参与社会事务,通过协商和妥协达到自己与他人、社会利益的共赢。
  
  柴俊勇:这次上海提出“公正、包容、责任、诚信”的价值取向,责任可说是这四者的动力:有了责任才会公正、才有包容、才能诚信。在我看来,责任是使命,是担当,也是奉献。尤其在上海,整个城市高速运行,牵一发而动全身,也就要求每个岗位每个人都要有比以前更高的责任意识。
  
  记者:怎么理解责任和权利间的关系?
  
  殷啸虎:社会上每个不同角色承担着不同的责任。有些是法律赋予的,比如宪法规定了国家机关一定职务身份产生一定的职权,由职权产生了责任。就公民而言,在一定的义务、契约外,还承担了社会责任,或者说公共责任。无权利而有责任,那么责任就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有权利而无责任,这样的社会也走不长远。在现代社会,两者需要平衡、对等。
  
  柏万青:现在有种趋势把责任物质化,好像责任就要等价交换一样,给多少“权利”就尽多少责任,这是不对的。责任这件事,应该不计报酬、不讲代价。以前我们讲“忘我”,现在讲“自我”太多了点。
  
  责任心产生于敬畏感
  
  记者:上海很早就提出了“责任政府”的概念。作为社会的主导力量,政府部门和公务员该如何尽责?
  
  柴俊勇:公务员要对身上的职权有敬畏之心。我很欣赏一副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莫以为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食,勿以为百姓好欺,自己也是百姓。”现在一些政府官员认为自己的职位是个人奋斗得来的,忘了组织对他的培养,忘了人民的期待。其实,个人离开组织将一事无成,要对组织有敬畏感,对人民有敬畏感,责任心产生于敬畏感。
  
  殷啸虎:一是依法履责,防止不作为或乱作为。二是依法尽责,要避免选择性执法、情绪性执法,比如路上乱停车,警察每天都不管,哪天心情不好全给贴了条,这也是不尽责。三是称责,我讲“称责”而不讲“称职”,称职有时是政府的自我评价,称责是老百姓对其作为的效果评价。政府部门行使公权力不能与公众权益相冲突、更不能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谋求部门、个体的私利。
  
  记者:眼下,一些不尽责的事时有发生,这如何看?
  
  柴俊勇:问题就在于,严格不起来,落实不下去。我看到消息说又有一个小孩掉进了窨井里。如果每个相关的人都尽心负责,这样的惨剧就不该发生。我有时开玩笑说,眼下少数干部得了“不负责任综合征”:耳目选择性间歇性障碍,对升迁消息异常灵敏、对社情民意反应迟钝;四肢乏力,到基层走不动,揽功卸责很灵活;遇事应付,喜欢应酬。最近媒体在开展“走转改”,我觉得所有单位都要“走转改”,走基层转作风改不良风气。
  
  殷啸虎:上海提出建设“服务政府、责任政府、法治政府、廉洁政府”,我认为核心就是“责任”,“服务”是内容和表现,讲怎么做好事情,“法治”是防火墙,保障各项事业顺利进行,“廉洁”则关系到人心向背。政府应尽力达成这四个目标,在执行力、公信力上下功夫。
  
  提供公民参与履责的渠道
  
  记者:广东小悦悦事件、老人摔倒要不要扶的讨论等,引发一些人的疑虑:社会公众的责任感真的失落了吗?
  
  殷啸虎:我认为这不是道德缺失、也不是道德滑坡,后来大家讨论时都觉得应该扶,这证明社会共识一致、良心仍在,而“不敢扶”或“考虑之后不去扶”,只是我们没能给负责任的行为提供好的保障。所以社会或者相关的机构要提供必要的条件、手段,保障公民履行社会责任的行为,以及解决因见义勇为而产生的各种负担。
  
  柏万青:小悦悦的问题就是社会责任的问题,如果都事不关己,互相之间冷漠对待,这社会还像个社会吗?
  
  张宁: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有责任意识,但要有平台让他表现出来。我们有个志愿者很热心地参与活动,她的母亲不理解,埋怨儿子“你吃饱啦”。怎么办呢?这个志愿者有一次把母亲带去体验了一次志愿活动。结果,她的母亲做“上瘾”了。
  
  记者:就是说公众的责任意识也需培育。
  
  殷啸虎:汶川地震是一次公民责任意识的觉醒。那么多人在为汶川祈福,高呼“汶川挺住”。在这之前,很多人甚至在地图上找不到汶川这个地方,这是特定身份产生的责任,就是国家公民的身份,让大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需要加强公民教育,包括政治参与和社会参与。政府要提供公民参与、履行责任的渠道。
  
  柴俊勇:新时期面临新问题,网络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老的办法不好用了,新方法、新载体很重要。要发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联系群众的渠道、制度、方式,也要“当真、用足”代表各阶层、各群体利益的群众社团、志愿者队伍参与公共管理,搭建起人人为社会和谐尽责的舞台。
  
  每个人的行为都可能影响一群人
  
  记者:从普通市民的角度,我们每个人是否也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责任意识?
  
  张宁:也许大家需要转个观念,责任其实并不简单等同于奉献,更不等于付出和牺牲。很多时候,履行责任其实是分享,是收获。我们做志愿者,送给别人一个微笑,不是这个微笑就从我身上消失了,而是用我的微笑来换取更多人的微笑。时间也是,我们付出时间给别人,但这会让我们的经历更丰富。
  
  履行责任可以使我们自己有更美好的生活。如垃圾分类,它确实有些麻烦,但要知道我们做垃圾分类不是为了完成政府交办的任务,而是切切实实为环境保护出一份力。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做,我们的生活环境会变得更好。如果能这样看问题,履行责任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金晶:当你做志愿者、参与社会公益的时候,帮助到别人,自己也会收获很多成就感和认同感。在一个公众都愿意负起责任的社会,必然会让众多的人受益。
  
  记者:也就是说,哪怕一个最普通的人,履行自己的责任也是有意义的。
  
  金晶: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天下那么多人,我一个人的行为无所谓。但要知道,每个人的行为都可能影响一群人。试想如果你带着孩子闯红灯,也许微不足道,但你的孩子、家人甚至路边看到你们闯红灯的人,都有可能受到你的影响。履行责任也一样,其实这是一种接力。众人拾柴火焰高。你尽责任了,我也会跟着尽责,久而久之社会的责任意识就会慢慢提升。
  
  张宁:履行责任并不难。我们可以试着做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比如看到有人乱扔垃圾,你能不能提醒一下?很多时候,这样做是有用的。如果你不做,我不做,大家都不做,社会怎么改变?包括看到老人摔倒,人的内心原动力一定是去扶,第二反应才是“会有麻烦”、“算了”。那么,我们能不能试试,遇到事情相信自己的第一反应呢?
  
  金晶:有时候我们也要把人往好的方面想。老人倒地了,我扶一下又怎么样呢?那样我问心无愧啊。哪怕遇上倒霉的时候被坑了,不也有“北大体”吗?只要你是对的,公道的舆论永远会为你撑腰。没什么可怕的。

    相关链接:让包容成为上海魅力的特质 ——“我们应该倡导怎样的价值取向”系列访谈(二)

              民主与法治:公正的基石 ——“我们应该倡导怎样的价值取向”系列访谈(一)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