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沪常住外来老年人口15.95万 "老年漂"几多欢乐几多愁

2011年10月29日 05:0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谈燕 选稿:袁松禄

  退休第二天,华裕民与老伴王璞心就跟着儿子离开了生活、工作了几十个年头的沈阳,一路南下深圳,随后来到上海,一住已五年。

  记者在张江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遇到老两口时,他们正伴着音乐翩翩起舞,“雷打不动,每天都会来”。

  在这里,超过三分之二的老人来自全国各地。根据上海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常住上海的外来老年人口已达到15.95万人,且这一数据呈逐年上升趋势。

  子女在外“闯”明天,父母跟着“漂”晚年。这样一个老年群体被称为“老年漂”或“老年漂族”。离开家乡,落脚异地,面对忙于工作的子女、全然陌生的环境,老来还需重新适应的他们,晚年生活过得好吗?

  “子女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与一般子女在他乡站稳脚跟后才把父母接去安享晚年不同,华裕民与王璞心退休前就已决定,“子女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老两口,一个是高级工程师,一个是高级教师。“儿子、儿媳的工作繁忙,几乎是‘空中飞人’,当初从沈阳到深圳、来上海,是我们老两口负责看房、买房,他们都没那个精力。”

  儿子、儿媳妇所在的公司地处张江,老两口也自然而然在张江定居下来。初来乍到,什么都要张罗,最初几年两人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安顿下来这件事情上,“要替孩子打理好这个家,让他们安心工作”。

  做孩子的“后勤部长”,是不少老人来上海的选择。王佳琦来自重庆,女儿在浙江大学读书,后在上海找了工作,一句“背上我妈,走到哪里都是我家”,让身为母亲的王佳琦义无反顾地从老家来到了陌生的上海。

  刚到上海时,她与女儿住在金桥,人生地不熟,除了女儿,没个说话的人,于是她天天跑超市打发时间,“觉得无聊就去购物,排解烦闷”。小外孙的出生,转移了她的生活重心,“当时也没让女儿、女婿请保姆,觉得自己身体还行,帮忙带孩子没问题”。对于曾在石油单位工作、经常大江南北跑的王佳琦来说,背井离乡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能够经常看到自己的儿女,能与女儿在一起,就不会觉得累和苦。

  为了儿女更好的前程,改变甚至牺牲自己的生活,是很多“老年漂”的共同选择。根据一项调查显示,“漂”的三大主因中,83.2%的人表示是“帮子女带小孩”,其次是照顾子女的生活,占到61%,还有42.2%的人表示“想念子女”。此外,年轻人想让老人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占到30.1%、子女照顾父母方便占25.3%、城市生活便利占16.1%。

  然而,当异乡的生活逐步迈入正轨、第三代开始懂事,老人们得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时,他们却发现有些无所适从:点头之交的邻居保持着安全距离,生活以小区为半径几乎很少离开……“这才发现,亲情之外,还缺少了一些什么。”华裕民如是说。

  “总要给生活找点乐子”

  意识到自己的晚年生活不能只有一个重心,王佳琦重拾了自己的爱好,跳舞。“我听不懂上海话,但是舞蹈无国界。”她笑着说,看到社区里的本地老人跳舞,最初是观看,慢慢地脚“痒”了,就不由自主加入进去。

  因为跳舞,她认识了新朋友,其中还有不少是像她这样跟随子女来到上海的“老年漂”。她们互相交换电话,发现哪里的广场、公园可以跳舞,就结伴同往。王佳琦有健身舞的功底,不少老人看她跳得好,主动要求做她的学生。就这样,生活开始丰富起来。也许是早年全国各地跑的人生经历,让今年63岁的王佳琦依然有那么一股冲劲,她到居委会,咨询哪里有老年大学可读后,自己前往报名,“总要给生活找点乐子”。

  意识到不能总呆在家里、小区,华裕民、王璞心老两口也开始寻找着排解精神孤独的去处。在一次饭后散步时,他们看到青桐路一在建工地,走近一打听,原来这里要建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原本还担心是否接受像我们这样的非户籍老人,后来问了工作人员,说是对周边所有的常住老年人开放,这才放下心来。”

  记者看到,这个被老人称为“托老所”的日间照料中心,布置得十分温馨,各种为老服务设施一应俱全。据社工张彬介绍,现在每天固定都有二三十位老人过来,看看书、下下棋、跳跳舞,唱唱歌、看看电影,日托老人花上5元就可以吃顿午饭,政府则为日托老人的每顿午餐补贴3元。

  一开始,王佳琦觉得房间太小,跳舞放不开手脚,来过几次就不来了。没想到的是,社工根据她留的联系方式,骑着自行车找上门来,询问原因,并告知除了跳舞,中心还会组织各类活动,希望她经常过来。“没把我们当成外人。而且也确如小张所言,中心每月都有主题活动,逢年过节都要搞庆典。”今年70岁的华裕民歌唱得好,老伴王璞心会弹琴,在一次活动中露了一手后,他们的表演节目成为各类活动的“保留曲目”,前不久还去了敬老院表演。

  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遍布全市的6062家老年活动室,不仅面向本市的户籍老年人,也向常住的外来老年人开放;同时,各个区县的老年大学也同步开放,外来老年人皆可报名入读。此外,市民政局还在积极探索将对独居老人的关爱覆盖到常住老年人口。

  “希望更好地融入这座城市”

  来自江苏海门的黄雅英最近看到一条新闻,上海敬老卡的发放范围有望放宽至65岁。这让她很是艳羡又充满期盼:“什么时候也能把常住的外来老年人也纳入优待范围呢?”黄雅英提到,在深圳、杭州,敬老卡都已放宽至常住的外来老年人。

  随子女到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生活居住,对于很多外省市老年人来说,都是很“长脸”的事,因为邻居同事都知道子女接他们是去享福。但对老人们而言,种种政策限制和区域文化的差异,即使他们想亲近这座城市,却又难以找到归属感。“比如说,办护照、签证都要回原籍,成本太高。”华裕民提到,儿子儿媳妇都很孝顺,经常会鼓动老两口出去旅游,境内游还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出国,麻烦很多。

  前不久,王佳琦回了一趟重庆,办理了医保异地安置手续,即在上海看病,回老家报销,“以后如果在上海看病,可以去指定医疗点,先自费垫付,一年结付一次”。对于“老年漂”而言,最有体会的是“看病难”。华裕民住过一次医院,每每想起总会闷闷不乐。“根据规定,要提供完整的医疗报告和费用单,才可以到原单位报销。为了这份医疗报告和费用单,我们跑了一个多月,才从医院拿到。如果医保能够实现异地联网,也许报销起来就不会这么难了吧!”

  近年来,本市医保部门已分别与嘉兴市、湖州市、杭州市、镇江市、安吉县、常州市、南通市和马鞍山市医保经办机构签订了“参保人员异地就医医疗费用委托报销协议”。上述城市长期居住在上海的城镇职工医保参保人员,就医所发生的医疗费用,可就近在当地指定的医保经办机构办理报销。但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老年漂”们,这样的联通还太少。

  记者了解到,像张江、金桥等地区因为常住的外来老年人口相对较多,社区日间服务中心都会向他们开放,但也有一些“日托所”,仅向本地户籍老人开放。“在上海这些年,养老的服务、设施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丰富,我们也是受益者。虽然我们的户口不在上海,但作为常住上海的老年人,我们总希望能够更好地融入这座城市。”黄雅英道出众多“老年漂”的心声。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