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黄牛"没了 浦江游还缺点啥?

2011年8月27日 03:0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王志彦、记者刘锟 选稿:桑怡

  昨晚,上海航务管理处检查大队大队长浦天羽有一场特殊的“约会”。晚上6点,下班时间刚过,他就换下一身制服,穿上休闲T恤,夹上皮包———“走,去外滩看看。”一场打击外滩“黄牛”的暗访活动开始了。

  自从上月上海全面整治浦江游览市场秩序以来,浦天羽和他的队员们几乎每晚都要去外滩“约会”。一个月过去了,外滩“黄牛”还在揽客吗?浦江游览市场还有没有改进的地方?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昨日实地探访一番。

  与执法者同行:明察暗访,“牛迹”难藏身

  晚6点半,汉口路、四川中路路口。6名穿着运动短裤、斜背书包的年轻人,在一盏路灯下聚拢。浦天羽走上前去,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这里是暗访组的集合点,每晚行动前,浦天羽都要和队员们交待几句。

  “今天是周末,客流量很高,大家要打起精神。最近,金陵东路附近的黄牛有抬头的迹象,大家要留意。摄像取证时,要注意隐蔽,保护自己也很重要。”简短地布置了当晚的工作重点,一声“解散”,6名队员分作3组,每组2人,消失在璀璨的街景中。

  “我们的队员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学海事,有的学法律,从来没干过侦查。要他们去暗访黄牛,一开始他们比‘黄牛’还紧张。”浦天羽远远地跟着一组队员,“前面两位队员,一个叫沈旭奇,一个叫徐伦,都是从地方海事处抽调过来的。别看他们年纪小,抓黄牛却是黄金搭档。小沈反应快,小徐认人准,在他们手里,不少黄牛栽过跟头。”

  正说着,扮成出门游玩学生的小徐和小沈突然分开了。“快!有情况。”我们也加快了脚步。小徐正尾随一批香港游客,小沈则远远地观察。“什么情况?”浦天羽走上前问小沈。“我们怀疑有黄牛拉客,你看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一直在介绍浦江游览,显然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现在马路对面,很可能正叫黑车来接客。”

  果不其然,两分钟后,一辆“沪A”牌照的金杯面包车从远处开来,把这批游客接上了车。看着车辆开走,一直在周围“晃悠”的小徐对我们挥了挥手中的摄像机,示意一切都已拍下,可以作为证据。

  “像这样的事情,队员们经常会遇到。我们会把车牌号报给游览码头。

一旦这辆车进入码头,就会有人上前询问,看看是否有人拉客,是不是有黑导游与船公司勾结。当然,很多时候会是一场误会,但有些‘大鱼’就是这样被抓出来的。”浦天羽说,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强,如今外滩黄牛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样,明目张胆地揽客,他们常常瞄准举家出游的散客,以免费接送至码头为诱饵,将客人骗到无人处交易,给管理部门取证带来很多难题。

  晚上9点,浦江游船渐次靠岸,一天的营业结束了。此时,小徐和小沈已在外滩来回“逛”了十几圈,再也没发现其他异常情况。离开时,检查大队总部传来消息,那辆金杯车是某旅行社的,船票也没有问题,“不是黄牛就好,说明我们的工作有成效了。”

  随外地客体验:引导不完善,有点“不习惯”

  曾经此起彼伏的浦江游览揽客声消失了,耳边顿时清净了不少。但是,仅仅“安静”就够了吗?昨天,记者以一名普通游客的身份体验了没有“黄牛”骚扰的浦江游览市场。

  “快看快看,轮船!我也要坐船。”来自郑州的4岁女孩丽丽撒娇地向爸爸央求着,游客小陈连说“好好好,咱们去”。然而,这一家三口在南京东路外滩四周,找了大约5分钟,没有看到浦江游览的导览图,也没有遇到浦江游览的相关服务人员。没办法,只能询问正在为游客拍照的摄影师。答复是“售票处和登船口就在远处江面停靠着一排游船的地方”。看着前方,妈妈说:“这么远,也没个摆渡车,不去了吧!”但是,看看女儿渴望的眼神,实在有点不忍。小陈表示,这是女儿第一次来上海,怎么也得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

  沿着江边走了大约20分钟,终于来到十六铺码头。左找右找没有发现售票口,这里竟也没有导览员。还好,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外滩执勤人员,他指着旁边说:“从龙泉酒店这个电梯下去,里面就是了。”沿着一部没有运行的扶梯走到地下一层,来到售票厅。大厅里面有些冷清,唯一的保安说:“前面的售票点现在可以买票。”从大厅出来,边走边问,10分钟后终于找到了正在售票的窗口。

  小陈买了两张票,200元。“有点贵,就让她们去坐吧。”小陈告诉记者,他来过上海多次,现在外滩比以前干净漂亮,更有秩序,但是坐船游览浦江还是有点不方便。“标志不清,售票点不明显,从外滩到十六铺码头又没有接驳车,让散客很麻烦。”小陈回忆说,前年自己通过黄牛坐过一次游船,大概票价是70元,还直接送到船上。“如今,黄牛没了是好事,可浦江游船的服务和引导还得跟上,否则,游客还是不方便。”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