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磨剑十年激情依旧 徐根宝艰苦创业的故事

2009年6月1日 05:1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玮 陈华 选稿:袁松禄

  “跑起来!快跑起来!要球!要球啊!停!全都给我停下!”徐根宝冒着雨,也不撑伞,大踏步走向训练场的中央,用威严的目光扫了一遍全都乖乖地垂手而立的队员,随即扯起了他招牌性的大嗓门:“菖菖菖,怎么搞的?就你这样的球还踢什么踢?还有你,菖菖,球传了后人要跑起来,你傻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啊?!”

  这是5月中旬的某一天下午,发生在崇明岛根宝足球训练基地的一幕。那是上海东亚队一堂普通的战术训练课。

  眼前的这帮十八九岁的队员,正是当初根宝“十年磨一剑”,从娃娃带起的。只是如今,这批“娃娃军”已从当年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成长为中甲联赛中一支对手不敢轻视的“技术流”球队。昨天,在东莞举行的全运会20岁以下年龄组男足预赛中,以上海东亚为班底的上海队在小组赛中三战全胜,昂首进军全运会决赛圈。中甲8轮过后,“娃娃军”上海东亚队5胜2平1负积17分,稳稳占据积分榜头把交椅。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但也有人没变。“全都给我跑起来!准备姜汤,喝了以后就全给我去洗澡!快!快!快!”训练结束,对着一群慢慢踱步回宿舍的孩子,根宝再一次扯起了大嗓门。

  65岁的徐根宝,激情如昔,一点没变。

  一次崇明行十年艰苦路

  窗外细雨蒙蒙,坐在根宝基地足球宾馆的一楼咖啡厅,和徐根宝聊天。一旁椅子上蜷着睡觉的,是他的爱犬“曼联”。

  咖啡厅所处位置视野开阔。整面的玻璃墙,正对基地大门。一草一木,任何人来,都一览无余。走出足球宾馆向右直行,先是一幢乳白色的室内足球馆,再往前,是三片半的足球场。这片总占地面积100亩的土地,就是徐根宝和他的“中国曼联”在昔日起步、在未来即将腾飞的地方。

  “有人说,根宝别的不说,就靠崇明岛这块地,就已经发大财了!”根宝笑着说,“每次听到这种话,我只好苦笑。”大家都只知道根宝在崇明有一块足球基地,但这块基地背后那些艰辛创业的故事,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1999年,亚洲金融风暴还没过去,崇明县领导得知徐根宝要办个基地,就给了优惠政策:“基地如果放在崇明,给你100亩地,白用15年。”

  “十年磨一剑,给我15年,够了。”徐根宝心动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徐根宝拿出自己在职业联赛的全部收入,加上一些朋友的投资,凑满800万元来造这个基地。昔日金牌教练,变身成了包工头,徐根宝亲自买瓷砖和玻璃幕墙等建筑材料。但徐根宝很快发现,自己的800万元投资根本不够用。

  基地造了一半,只能走上贷款这条路。“2000年7月7日,第一批小球员来到了崇明,他们只能住在外面,因为基地直到2001年秋天才竣工。那时候又要管孩子,又要抓建设,真的太辛苦了。”根宝基地的同仁们感慨地说。

  贷款的问题,最后由崇明县政府出面解决。前提是,原本无偿使用15年土地的徐根宝,必须买下这块教育性质土地的使用权———教育用地,又不能搞房地产,哪里能发财?“当初买下来,就是纯粹为了贷款,建好之后抵押出去。当时这么做,就是想把基地早点建好,早点让孩子住进来,哪里想着炒地皮赚钱啊。”徐根宝说。

  追加了2000多万元的贷款投资,付出一年要还130多万元利息的代价后,设施完备的根宝足球基地,终于在2001年10月1日全面竣工。

  根宝基地的大门前,有块石头造型酷似一只老龟背负着一群小龟向前爬。根宝在介绍这块石头时,曾眉飞色舞地说:“我就是这只老龟,驮着这群孩子爬向中国足球的新高峰。”

  但基地投入运行后,根宝很快发现,自己这只“老龟”有点爬不动了。

  和其他足球学校靠小孩子赚钱不同,徐根宝对每个小球员每月只收600元,其余一日三餐、服装费、教师授课费等,都是他进行补贴。徐根宝算了一下,一个孩子一年他就要补贴出去2万元,基地内最早的时候100多个孩子,徐根宝一年的贴补就要200万元。再加上基地其余各项开支和银行一年130万元的贷款利息,压得徐根宝喘不过气。

  无奈之下,原本只是用来作为体育培训中心的培训大楼,被徐根宝改造成了一座三星级宾馆,“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要有收入还利息和养这些孩子啊。”根宝基地靠上海旅游局统一的旅游景点的牌子,向每位参观者出售5元一张的“进门费”;67间客房的宾馆,周末接待旅游会务也有些收入;精明的徐根宝没有忘记自己名字的价值,基地里卖的签名足球100元1个,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也能卖出去几十个。

  “那个时候,确实是我们最艰苦的日子,我每天都陪游人拍照、给球迷签名、陪客人一起吃饭,快成‘三陪’了。”徐根宝告诉记者,当时没有其他想法,“只是为了基地的发展,为了小孩子的成长。”当时基地内还有几块空地,连这都被徐根宝改造成了菜园,“自己种菜,能省不少买菜钱!”

  2005年,根宝足球基地和上海东亚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开始探索中国职业俱乐部发展的模式。东亚集团在2006年球队征战乙级联赛时期,每年赞助300万元。那时出去打客场,球员们只能坐火车。进入中甲后,东亚集团每年赞助500万元,俱乐部通过市场运作拉来200多万元的赞助,此外,球队代表上海征战全运会,体育局在今年也下拨了200万元。

  一盘录像带两支榜样队

  “我要为你在中国足坛树立起一面旗帜,一面踢技术足球的旗帜!这比我们一支球队去拿个冠军要重要得多!”这是南勇新上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后来探望徐根宝时,徐根宝说的一句话。

  “走技术足球的路子”,这句话如今从徐根宝嘴里喊出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二十年前年潍泗在根宝接国家二队的时候提出要求,你帮我解决两个我在任教期间没有解决的问题,一是防守中的抢截,二是进攻中的整体。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提出了“抢逼围”的技术理念,率队夺得甲A联赛冠军。后十年在“抢逼围”的基础上,提出了“接传转”的技术理念。最早借鉴的对象是日本足球,日本足球一直踏踏实实走了十几年技术足球的路子。后来与上海申花队打了一次教学比赛,申花队的传接球很有特色,原来申花采用了阿森纳的训练法,徐根宝就向当时申花主教练吴金贵要了一盘英超阿森纳队训练的录像带。

  就凭着这一盘录像带,年过六旬的徐根宝又开始了新一阶段的摸索。那年根宝基地举办一个足球邀请赛,徐根宝和当年山东鲁能的功勋教练桑特拉奇聊起阿森纳队的战术体系。午后休息时,因为心脏早搏需要午休的徐根宝恭恭敬敬来到桑特拉奇房间,继续讨教,并用U盘拷贝了很多阿森纳队的战术资料。“温格教练要求多地面进攻,多一脚传球,这些都是精髓。”徐根宝说。

  光学阿森纳,徐根宝并不满足。毕竟是英超的球队,队员人高马大。徐根宝需要一种更适合黄种人的技术足球流派。最近眼光又放到了巴塞罗那队的身上。“他们个子都不高,都是踢的技术足球。”阿森纳和巴塞罗那,成了徐根宝摸索训练方法的两支“榜样”球队。

  学如何致用?徐根宝想出过不少“土办法”。比如训练中必须一脚传球,谁多传一脚,就要罚款。一些东亚队员按老思路想多带两步,忽然想起“罚款规定”,再一抬头又发现传球时机已过,犹豫之间,索性就呆呆站在了那里……徐根宝也玩过“高科技”。为解决中国球员传了球不动、丢了球不抢的痼疾,徐根宝还专门请上海科学院的专家设计过一种遥控装置:每个队员戴一个腕圈,徐根宝在看台上握着遥控器,看到几号没跑位,遥控器就按几号,然后就有一股电流通过腕带刺激这个队员。结果人家科学院的同志还真把这套装置给设计出来了。徐根宝亲自戴了试了几次,发现电击强度也就是让人感觉微微一麻。“像是给他们在做按摩,我又不敢加大电流强度,万一电出个事情来人家上法院告我怎么办?后来还是没用,就靠大嗓门叫叫吧!”徐根宝笑着说。

  不管“土办法”还是“高科技”,徐根宝这支“技术流”球队却是他真的一点一滴用心血打造出来的。65岁的年龄还这样与时俱进,吸取国外先进的技术理论知识,难能可贵。“学而知不足,学而无止境”,这是徐根宝经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

  2004年,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何振梁带了30位各省市的体育局领导到根宝基地考察。看到基地完备的训练设施、朝气蓬勃的球员,很多人都感慨万千。曾任浙江省体育局局长的陈培德紧紧握住徐根宝的手,说了这样一句话:“根宝,你一定会成功;根宝,你已经成功了!”

  记者快评

  希望,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03年,第一次去崇明采访徐根宝。那次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已经59岁的徐根宝在他的办公室里给我弹钢琴,尽管指法略显僵硬,却铿锵有力,一曲《致爱丽丝》弹得酣畅淋漓。根宝弹完后对我说:“我不识五线谱,这首曲子是我看着老师的指法,死记硬背下来的。”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弹琴也如其为人。

  徐根宝说,自己当初也是凭着一股勇气,一路撑到现在。即便是现在这批孩子已经走上了正轨,他依然觉得未来有很多要解决的问题:今后的管理怎么改进?今后真的进了中超,这批孩子还肯拿每个月只有1600元的工资吗?球队的收入如何保证?基地的贷款如何清偿?65岁的徐根宝,现在依旧可以精神抖擞地站在雨中指导训练,但又还能坚持几年?

  “希望能有一个接班人,能够拿起我的接力棒,也希望,大家也都能对青少年足球培养重视起来。关键,是要让中国足球继续在技术足球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徐根宝说。

  是的,徐根宝磨剑十年,他在做着他所能做的一切,并且已经让人们看到了希望。那么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和力量能参与进来。在振兴中国足球的这条道路上,不会,也永远不应该是徐根宝一个人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