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王尧山生前回忆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

2009年5月18日 10:21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谢婧

  1949年初,中共中央华东局着手进行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当时我忽然接到华东局指示,要周林(中途他调)、赵毓华等同志和我负责组织和率领一支“南下干部纵队”,参加接管上海的任务。我们在济南集中之后,紧跟南下大军前进,一路上不断有成队的干部前来报到,最后纵队的总人数达到8000人左右。

  当年解放上海和接管上海是党中央、毛主席直接指挥的。许多重要情况和具体政策、措施都要向党中央汇报、请示。在准备工作中,最重要的是思想准备。当时领导要求大家认真学习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学习中最主要的是解决党的工作重心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的问题,使南下干部都能在思想上明确从农村环境、武装斗争环境转到进入大城市、恢复工业生产,以及在城市中同一切破坏革命的敌人作斗争,是一个大的转变。

  思想准备的另一内容,是学习中央的各项城市政策,使南下干部能适应政策上的变化,融会贯通,在工作中加以贯彻。这也是一大问题。为此,华东局分发了有关文件,陈毅等领导同志还在大小会议上多次讲话,为我们讲解政策的重要性。

  中央的城市政策,首先是要解决一个依靠谁的问题。二中全会文件和华东局“接管江南城市指示”的基本原则,阐明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其他劳动者,争取知识分子,争取尽可能多的、能够和我们合作的民族资产阶级站到我们一边,接管好上海。对于这个问题,当时南下干部并不是全都能正确理解的,有人认为应当依靠城市贫民,有人对资产阶级还有各种不同看法。党中央的政策明确规定了敌、我、友的界线,最大限度地孤立敌人,争取朋友,防止了“左”右两方面的错误倾向。

  大家还学习了一系列具体的接管政策,目的都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在上海解放后,如何把城市接收好、管理好,使城市生活迅速正常化,工厂开工,商店开门,学校上课。当时干部普遍反映心情紧张,担心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只怕接得下,管不好。有人说,原先在农村里,是靠老百姓种地吃饭穿衣,进了上海,则要为工人吃饭、发工资、给工厂发原材料做好一切打算。陈毅同志和华东局其他领导同志有时也分头参加同志们的讨论,记得有一次陈老总还风趣地问大家:如果你们到了上海,大粪3天没人倒,全城到处发臭,怎么办?全世界人民看着,全国人民看着,共产党怎么办?帝国主义更是冷眼相看的。

  思想准备的另一特别重要的内容是纪律问题。5月10日,陈毅同志就入城纪律做了一个大报告,他严厉批评了有的同志在丹阳不守纪律,指出绝不能把不良作风带进上海。陈老总还传达了毛泽东同志的指示:进上海是中国革命过一个难关,在上海搞一件坏事,全世界都知道。他说,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前奏,是我党我军带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同时还要注意军风军纪,要简单朴素,再加一条是讲卫生。最后陈老总要求全体南下干部就入城纪律在丹阳进行演习。会后,大家又进行了学习讨论,进一步加强了纪律性。进入上海后,我们的军队和干部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不进民房睡马路,与国民党“五子登科”的“劫收大员”形成鲜明对照。

  我当时的任务是配备解放区调集的干部,与地下党会师,共同担负接管上海的重任。在分配原则上,主要根据干部原来工作的系统和工作特长来配备干部,按照不同级别,搭成整套班子,分配给华东局指定的各级军管会的负责人。同时,刘晓同志也给上海地下党组织发出指示,要求地下党按照接管部门系统,发动党员及积极分子带动广大群众协助接管。在各技术部门,特别是铁路、航运、电台、电力公司、公用事业、财政、税务、海关,要准备一批熟悉情况与有技术的干部参加接管工作,以便南下干部一到,即可汇合,配合接管。地下党的同志很早就开始着手调查工作,从政权机构到许多重要企业、事业,从历史沿革、基本概况到主要人物,都准备了详尽的材料,送到了解放区。

  上海是个有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我们要在解放上海之后,立刻使城市人民的生活正常化,使工厂开工,学校复课,电车上街,就必须保证供应足够的大米、棉花和煤炭,所谓“二白一黑”,因此物资方面的准备也极其紧要。华东局对此早已作了准备,在渡江前就从华东各省调集了大量的物资,计划通过各种途径运往上海。同时,上海地下党为了迎接解放,指示各级组织发动群众进行“应变”准备,让工矿企业和居民各自储存“二白一黑”以及各种物资。为了防止国民党反动派搞大破坏,地下党号召广大人民群众进行了护厂护校反破坏的斗争。群众的切身利益和我们解放上海、接管上海的大目标是一致的,因此地下党发动的“应变”运动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压力。

  形势发展得很快,5月10日人民解放军对上海发起攻击,24日进入市区。5月25日,我随陈毅、曾山、刘晓等同志离开丹阳,乘火车到南翔,然后换乘汽车开向上海,进入市区已经天黑。当时,我们看到市区灯火通明,有形容不出的感奋。我又随解放大军重新回到了分别十年的上海。我们来到成都路南京路口的一所警察分局里,与解放军前线指挥和上海地下党组织的负责同志会师。陈毅同志等听了刘长胜同志代表地下党作的汇报,听了解放上海部队首长介绍的作战情况。记得当时苏州河以北地区尚未解放,南京路上的国际饭店里还有残敌顽抗。陈毅同志根据中央的指示,命令前线部队不要使用重武器,不得破坏工厂建筑,要尽量开展政策攻势,瓦解敌军,一定要把大上海完好无损地接管下来。与此同时,南下的接管干部正浩浩荡荡地分批进入上海,奔赴各自的岗位。一轮红日已经升起在大上海的地平线上,宣告着这个中国最大的城市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