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新浦东"亮相的全局性意义

2009年5月17日 04:0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陈宪 选稿:袁野

  这一重大决策的意义,不仅限于“新浦东”区域、人口和产值的扩大,其全局性意义可从发展和改革两个角度予以解读。与“新浦东”的发展意义相比,“新浦东”的改革意义更加深刻,更加耐人寻味。在建设服务型政府的推动下,这里将成为制度创新、管理创新的“先行先试”平台,成为效率最高、活力最强的地区。同时,率先实现城市化,消除城乡二元结构,本来就是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内容之一。随着南汇区的并入,又带来了进一步推进二元结构并轨的改革新任务。

  日前,国务院批复上海市《关于撤销南汇区建制将原南汇区行政区域划入浦东新区的请示》,同意撤销上海市南汇区,将其行政区域并入上海市浦东新区。新的浦东新区幅员将由原先532.75平方公里增至1210.41平方公里,扩大到原来的两倍多;户籍人口将由原先194.29万增至268.6万;2008年,浦东新区地区生产总值3151亿元,南汇区地区生产总值548亿元,二者之和约占当年上海地区生产总值的24%。当然,这一重大决策的意义,不仅限于“新浦东”区域、人口和产值的扩大,“新浦东”的意义可从发展和改革两个角度予以解读。

  “新浦东”的发展意义显而易见。首先,有利于资源在更大范围的配置和整合。“新浦东”的辖区范围,从陆家嘴金融城到外高桥保税区,再到浦东国际空港、洋山深水港,以及临港新城等,几乎囊括上海金融、航运、贸易等各个领域的众多主题。在这一空间整合资源要素,形成互补与联动关系,“新浦东”无疑将成为上海承载国家战略目标的核心区。此外,洋山深水港、杭州湾跨海大桥、长江隧桥、苏通大桥等一批世纪性交通枢纽工程,也将成为“新浦东”直达长三角腹地的通道,为资源配置和整合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其次,有利于破解影响发展的瓶颈。经过近20年的开发,原浦东新区可利用的土地等资源日益紧张,综合商务成本不断提升,以及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正成为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一方面,“新浦东”通过空间扩大缓解用地等压力,并为降低商务成本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先行先试”的各项政策将惠及整个“新浦东”,从整体上有助于瓶颈的缓解或消除。

  再次,有利于增强发展的后劲。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指出,两区合并的目的,是为了“让浦东有发展的后劲”。随着“新浦东”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核心功能的主要载体,以及区域内产业布局和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新浦东”带动上海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的内涵和能级将大大提升,在全球经济舞台上也将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其发展后劲的确不可限量。

  与“新浦东”的发展意义相比,“新浦东”的改革意义更加深刻,更加耐人寻味。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新浦东”成为上海市辖区内面积最大的行政区划。这其中蕴含着中国行政机构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样板意义。我们知道,为了加快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型,提高公共资源的使用效率是题中应有之义。换言之,唯有大幅度提高公共资源的使用效率,才能实现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型。提高公共资源使用效率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按照这次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的“精简、统一、效能”原则,有计划、有步骤地对我国地方政府的层级、机构进行精简,如在有些省已经实行的“省直管县”改革,以及与此相适应的逐步合并,乃至最终撤销乡镇一级政府的改革。

  在精简的基础上,相对统一地设置行政机构。浦东新区自成立以来,一直坚持“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并有其自身的机构设置。南汇区并入浦东新区以后,将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在更大范围的运作。而且,“打造全国行政效能最高和行政收费最少的地区之一”,正是浦东新区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重要内容和目标。可以预言,“新浦东”的这一改革深意,将首先在我国相对发达的东部地区产生推广、借鉴的应用价值。

  自2005年以来,浦东成为全国综合改革的试点区域,在全新亮相的“新浦东”,这一使命将得到扩展和延续。凭借体制机制层面的优势,在“新浦东”,金融创新、口岸监管等方面,都将率先与国际接轨。在建设服务型政府的推动下,这里将成为制度创新、管理创新的“先行先试”平台,成为效率最高、活力最强的地区。同时,率先实现城市化,消除城乡二元结构,本来就是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内容之一。随着南汇区的并入,又带来了进一步推进二元结构并轨的改革新任务。

  今年是“新浦东”的“改革年”。“新浦东”将通过深化改革,更好地实现浦东开发开放、综合配套改革和上海“两个中心”建设这三大国家战略的有机结合,为我国在应对全球经济危机中不断提升国际经济地位奠定坚实的战略基础。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面,重点是进一步提升金融市场功能,加快构建自主创新的金融支持机制,加快构建航运发展的金融支持机制,加快构建贸易发展的金融支持机制等。探索金融产品创新体制,加快培育融资租赁市场,研究设立政策性信用再担保机构,鼓励社会投资者参与船舶融资,争取更多企业参与国际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等内容。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方面,今年将通过完善口岸通关制度,实现外高桥保税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洋山港区的一体化统筹发展,研究探索保税区开展黄金等部分特殊原料出口加工制度改革。同时,拓展外高桥保税区多元化贸易服务功能,争取设立“上海外高桥国际贸易示范区”,赋予保税区内有条件企业“保税延展”功能,允许区内企业开展两头在外的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高端产品维修业务,探索区内分拨企业从零部件分拨向成品分拨拓展。

  近期,国家发改委和上海市政府还将召开浦东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第三次部市合作会议。届时,设立空港综合保税区、争取张江成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推进国家质检管理创新示范区建设、争取设立场外交易(OTC)市场、争取组建消费金融公司等9项重大改革专项,都有望在“新浦东”试行或推行。对于“新浦东”,人们拭目以待。

专题:加快推进上海"两个中心"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