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解放论坛:《常回家看看》到底怎么了

2009年1月8日 09:4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沙水清 选稿:顾卓丹

  在民间传唱了十多年的歌曲《常回家看看》,最近因为传出有专家批其涉嫌歧视女性而再度引起关注。然而,纷然杂陈的各种说法,又使公众顶着一头雾水,实在弄不清事情的原委和真相究竟如何。

  《常回家看看》到底怎么了?

  先是有媒体透露,一位在大学专门从事妇女与性别研究的女教授在一个名为“反性别歧视”的研讨会上,从歌曲《常回家看看》中看出了“不和谐音符”:“在大家心目中,爱唠叨的是女性,该受累的也是女性”,反映出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女性歧视。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包括网络在内的诸多媒体的争议。后来,在舆论的压力之下,该教授又出面澄清了自己的说法,认为外界误读误传了她的观点,“我没说过歌词歧视女性”。

  一面是网友十分投入地表示“义愤”,还有媒体正经八百地组织讨论,煞是热闹了一番,另一面则是当事者的喊冤辩白。所谓“雾水”,即缘于此。基于《常回家看看》是否歧视女性的争议,已演化成“公共文化事件”,笔者倒是觉得应该还原事情的真相,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是媒体的“误读误传”,当然要怪某些新闻从业人员的“业”无其专,丧失了新闻真实的基本原则;有关记者也该作一个说明或检讨。或许,在“反性别歧视”研讨会这样的语境下,说什么都会让人往反对“歧视女性”的立场上去联想。这似乎又怪不得媒体的“报料”。那么,依据当事者即那位女教授的澄清声明,是否能发现她当时表达过“歧视女性”之类意思的痕迹呢?

  据那位女教授本人称,当时她在发言中表达的看法是:《常回家看看》的歌词是“将传统性别角色固定化”;“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菜”;“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唠叨”的就该是妈妈,应该“洗碗”的还是妈妈……这里传达的是:男人工作角色,女人生活角色。反复的辩白之言,无非是想说明,她仅仅是出于“专业敏感”,“用社会性别眼光看问题、看事物”。单从这些话来看,“歧视论”似乎无从谈起。但是,在不经意的“怨气”中,还是隐隐透露了她的不满:“我只是在用性别视角分析问题,并不是我反感什么,因为目前社会的现实是时时处处都会有性别歧视,你能反感得了?”说白了,不是没有反感,而是歧视太多,“反感”不过来。不着一字,“歧视论”隐约可见。

  《常回家看看》歌词是否涉嫌歧视女性,之所以引起公众的争议,就在于这首歌所反映的传统家庭天伦之乐,已深深流淌在中国人的血脉之中,学究式地套用理论概念武断否定中国人固有的家庭人伦亲情,既脱离国情、有违民意,也是要闹笑话的。即从歌词本身来说,受质疑的“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等,其实是运用了诗文创作中的“互文”修辞手法,也就是把属于一个句子的意思,分写到两个句子里,解释时要把上下句的意思互相补足。通过词句的互通互借,可以产生“文省而意存”、“分置而意合”的艺术魅力。否则,我们就不能理解和领会《木兰诗》中“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的妙趣。以此去欣赏《常回家看看》,就不会把那些“互文”的歌词理解成“唠叨”的就该是妈妈、应该“洗碗”的还是妈妈。这已经不是钻牛角尖的问题,而是专家们该不该在专业之外拓宽自己的视野、提高学养水平的问题。如果不懂或缺乏基本常识,就不该贸然在“专业”之外置喙,更不能发表哗众取宠的观点。

  专家不“专”,博士不“博”;该专的不专,该博的不博。学术理论界的类似现象,真该引起重视。不然,还是会发生类似误读《常回家看看》的笑话。这也是我们探究《常回家看看》是否涉嫌歧视女性时,千万不能忽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