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解放声音>>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专家探讨:面对价格变化政府应该如何作为?

2008年11月25日 05:2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任罛 选稿:方清

  面对金融危机,无论是普通消费者,还是跨国公司,都十分关注各种价格变化,因为价格关系是各种利益主体在生产、流通、消费领域中最基本的社会关系之一。那么,面对变化着的价格,政府部门究竟该如何作为?是控制价格还是放任不理?日前,在上海市价格学会举办的“上海价格改革3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来自监管部门、研究机构和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就上海如何深化价格改革进行了深入探讨。

  政府调控,市场定价的必要补充

  上海市价格学会有关负责人在座谈会上透露,上海已经确立了以市场为主的价格机制,价格变化能准确反映市场动向。据介绍,在改革开放初期,各类产品定价基本由政府说了算,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的价格体系就发生了巨大变化:1993年,在上海的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农副产品收购总额、生产资料销售总额中,市场调节价比重分别达到96.5%、95.8%和85.3%;到2007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和生产资料销售总额中实行市场调节价的比重均超过95%,农副产品收购总额中实行市场调节价的比重达到98%。以上数据充分说明,以市场为主形成价格的机制已经确立。

  对此,市发展改革委相关领导指出,尽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基本确立,但由于目前市场经济体制机制尚不完善,市场调控和监管体系还不健全,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价格违法行为屡有发生,在有些行业和领域问题还相当突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也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因此,在市场定价的基础上,必要时也必须由政府监管部门出面,制止那些不合理的定价,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利益。

  这一观点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同。来自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等院校的学术界人士认为,价格竞争是市场竞争的核心,任何消除价格竞争的行为和想法都应该得到禁止和谴责。然而,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如供需矛盾加剧、特大事件爆发以及政府挽救崩溃的市场和保证市场正常运行等等情况下,实施价格管制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那么,究竟在哪些情况下,需要由政府进行价格调控?调控的对象又包括哪些产品或服务?有关人士表示,这一问题不能武断地给出结论,而是要形成一个动态的价格机制。所谓机制,就是要对政府定价的产品或服务给出一个大致的定位,包括对象、内容和范围边界,但这个定位又是动态的,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同时,机制的目标选择要科学。作为一种强制性的行为导向,任何制度都是为了提高人类活动的效率而不是降低效率,这应该成为唯一的标准。此外,还需要提供完备的信息供机制运行参考,因为只有信息足够充分,才能确保机制运行是科学合理的,也使相关决策能有理有据。

  至于面对市场定价,也需有强有力的管理力量对其进行监测,一旦发现价格欺诈、价格垄断、哄抬物价、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及时叫停。只有这样,才能既鼓励市场定价,又通过有效管理来避免市场乱定价。

  完善机制,从能源价格开始

  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从根本上说是要在更大程度上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继续推进价格体制的市场化进程。其中,资源环境价格改革是完善价格形成机制的一个重点。且通过完善资源环境价格改革,不仅能看出价格杠杆与社会资源间的关系,也能找到政府调控与市场定价间的平衡点。

  市发展改革委有关领导表示,目前我国部分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标准偏低、价格关系尚未理顺,对上海这样一个大城市来说,这一矛盾更为突出。如果价格长期扭曲,矛盾不断积聚,就不利于进一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也不利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而通过对资源环境价格进行梳理、形成一定的价格机制后,就能按照经济规律合理配置资源。这样既能更好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确保城市供应安全和运行有序;又能进一步发挥价格杠杆的作用,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优化,促进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能源价格,与普通消费者最密切的就是水、电、煤。可这三者又是直接关系民生,任何价格变化都可能给百姓生活带去影响。如何对此适用价格杠杆?有关专家建议,不妨分别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全面落实差别电价、可再生能源加价等政策,清理取消对高耗能行业的优惠电价,加大差别电价政策实施范围和力度,提高差别电价标准,完善鼓励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电价政策。二是完善燃气价格的联动机制、监管机制和促进节能机制,并且完善民用液化气的定价机制。三是逐步推进水价改革,适时对非居民用户实行超定额加价,更要对国家产业政策明确的限制类或淘汰类高耗水企业实施惩罚性水价。同时,要完善环保收费改革,把排污费征收标准逐步提高到能够补偿环境治理成本的水平,并实施超标准排污的惩罚性收费。

  当然,水、电、煤等资源性产品带有公共产品的性质,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品,不能完全由市场来定价。因此在定价时,既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又要进行适度的政府管制。相关专家建议,在推出此类公共产品价格时,要用好公共产品的决策和监督机制。比如,在进行价格听证时,采用网上征求意见、调价前公示等新形式,更充分地与社会公众沟通,全面引入行业主管部门、生产者、消费者、非营利者和相关专家的多方参与,共同协商公共产品的价格。

  价格服务,发挥更大作用

  价格,不仅仅是消费者在生活中、企业在经营中遇到的一个个数字,更透露出市场的现状和趋势。而在此基础上进行价格服务体系探索,不仅是转变价格监管方式的着力点,也是让定价过程更加透明的有效途径。很多专家建议,通过收集价格、分析价格,可以构建出多功能的价格服务体系。

  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价格信息的引导服务功能。目前,本市已有不少部门对各行各业的价格情况进行监控、统计或进行成本调查,但相关调查情况往往由监管部门内部掌控,很少对外公布。有关专家因此建议,可强化对调查监测资料的深度研究分析,建立通畅的成本价格信息反馈和发布机制,让市场了解价格由何而来、有可能往何处发展,从而发挥价格成本信息对生产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引导服务作用。当然,对于能源价格、要素价格等国际上普遍关注的价格动向,更需要扩展相关价格信息的收集和调查领域,及时把握世界经济的脉搏。

  另一方面,需要引入成本监审和价格认证工作,使得市场定价更加可靠可信。绝大多数消费者对“大部分定价由市场决定”这一价格改革成果表示了欢迎,但偶尔也会对部分市场定价产生困惑:究竟为什么是这个价格?这样定价是否真的合理?与此同时,定价者有时也会犹豫不决:究竟哪些价格能够被市场所接受?初步拟定的价格是高了还是低了?如果有价格认证这一新的价格服务,那么消费者的疑惑、定价者的犹豫都可望迎刃而解。据介绍,所谓价格认证,是指将价格仲裁认定按照“准司法”的方式、程序、规则进行规范,设置专门的机构,以便为市场定价高低给出合理的评估和认定。这不仅能提高价格认证机构的社会公信力、权威性和知名度,也能使价格认证机构成为价格监管的重要组成力量,与价格主管部门共同为市场定价把好关。

  此外,在必要时还需推出价格调节补偿基金和运作机制。这一机制可以在短期内,为那些容易因价格变动而受到伤害的人进行补偿,推进价格改革的平稳有序推进,有助于市场稳定运行。